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1549cc天下开奖1549cc >
栏目导航
热门新闻

赵露思从网红到S+剧大女主仅仅靠“甜妹”可不行

发布日期:2022-08-30 21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腾讯S+级古偶《星汉灿烂》豆瓣7.4分,女主赵露思这部新剧相比三个月前的《且试天下》,还算不错。相同平台主控、同样级别的两部古偶剧,口碑悬殊。

  无论分数高低,都与赵露思脱不了关系。毕竟女一号的番位摆在那,要负一定扛剧责任。

  她饰演的程少商,因为“留守儿童”的人设经常上演扮猪吃老虎的戏码,剧作又走轻喜调性,与她过往戏路有所重合。

  一边是演技难以服众,另一边又被接连不断的黑红营销送到风口浪尖、败坏路人缘。

  待播作品似乎也难以让她在95花竞争中稳居一席之地。曾是蹿升最快的小花之一,如今或许后继乏力。

  欢迎进入“凤凰网指数-影剧综榜单”小程序,搜索“星汉灿烂”并发表你的看法。

  《星汉灿烂》的程少商软萌又有点“腹黑”,由于父母长期征战沙场,她周旋于恶毒的亲戚间谋求生存,与归来的母亲又产生隔阂。

  原生家庭造就了“白切黑”反差感的带感人设。赵露思与角色特质契合,加上游刃有余的套路化演技,虏获了一批还没审美疲劳的拥趸。

  事实上,快速回忆一遍她的作品集,会发现新剧里一些表演跟她以往的总有些神似。

  在不需要复杂情绪或者不用太过脑的场景下,几乎能随时摆出呆萌可爱的表演——一种基于程式化思维形成的肌肉记忆。

  可镜头一转到戏剧张力拉满的情境,她的演技就有些力不从心了,难以驾驭层次丰富和情感细腻的戏。

  程少商被母亲责罚,赵露思挨打时,除了蹙眉闭眼,脸上再看不出任何细微的表情变化,削弱了人物在此刻五味杂陈的心境。

  虽不至于扁平脸谱,但角色的确略单薄,赵露思在《星汉灿烂》的表演只能说过了及格线。

  被诟病最多的,是她情绪表达不到位、台词功底差、造型不适合,塑造人物浮于表面。

  而在两年前某次采访中,赵露思就坦言,知道自己的表演短板是表情太多和台词要加强练习,并觉得随年龄增长、生活阅历增多,理解角色可能会更透彻一些。

  诚然,“沙雕”画风的古偶现偶,让赵露思吃到这类标签化角色和甜宠题材的红利,建立起辨识度而打开市场。

  一个佐证是,在2020年让赵露思小爆的《传闻中的陈芊芊》之前,她就已经在2018年、2019年主演了两部穿越剧《哦!我的皇帝陛下》《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》,且都是今穿古的故事框架,角色内核与轻喜风格也雷同。

  千人一面、半永久韩式演技之类带有负面色彩的词,充斥在她的演员评价坐标里,戏路日渐窄化。

  她的段位飞升,离不开幕后“资本”助力,同时也使她因变成“工具人”而陷入甜妹桎梏。

  因为经纪公司银河酷娱跟优酷深度绑定,帮赵露思打通了综艺、影视剧两条赛道。

  另一方面,她主演的《青囊传》《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》《一不小心捡到爱》等多部剧由优酷或阿里影业出品,并在优酷播出。

  在圈层爆款《陈芊芊》和反响不俗的《我,喜欢你》相继播出后不到一年,赵露思的资源开挂,直接从A级网剧升级为S+级大剧。

  除了有优酷、腾讯的好饼投喂,由于银河酷娱创始人李炜曾任职于湖南卫视,芒果TV也为赵露思的事业“保驾护航”。

  她主演的《三千鸦杀》由芒果TV主控出品和播出,《最动听的事》登陆芒果TV。

  在掌握了影视行业话语权的视频平台加持下,出道至今,她主演了13部剧,口碑却两极化,豆瓣及格率只有大约38%。

  最低分3.9的《国子监》再次印证赵露思的甜妹困境——这部去年在腾讯、优酷联播的甜宠剧,同样由企鹅影视出品,但被称为低配版《陈芊芊》。

  加速她风评下滑的,还有同年在优酷宠爱剧场播出、豆瓣4.2分的《一不小心捡到爱》。

  在平台方为布局圈层剧赛道和争夺会员而轮番制造的工业糖精中,她是那把趁手的“刀”,但也因过度使用变得钝化。

  2020年是赵露思事业转折的关键期,三部剧口碑与热度齐飞。她的黑红营销也始于那年。

  在《2020腾讯视频年度指数报告》中,“赵露思”是个热词。她是腾讯视频电视剧年度突破演员,比第二名毛晓彤票数高出近1000。

  热度迅猛上涨的背后,除了赵露思本人努力“营业”,还有来自外界的两股力量——于正推波助澜,经纪公司幕后运作。

  赵露思电视剧处女作《凤囚凰》出自于正之手,两人因此结缘。之后他们又在综艺《演技派》产生交集,这档节目的操盘手是银河酷娱、欢娱和优酷。

  可以说,赵露思来到了“自家地盘”。节目里于正觉得赵露思有表演潜质,但可惜她演的角色如出一辙,颇有番“伯乐”对“千里马”恨铁不成钢的味道。

  于正是玩转黑红营销的好手,不出所料蹭起了凭《陈芊芊》蹿红的赵露思的热度。

  精准踩中赵露思新剧《我,喜欢你》将开播的时间点,先隐晦表示某女明星没情商,自己给了她第一部剧、第一个机会,却被对方删微信,引来路人猜测是赵露思。

  然后于正赶紧@赵露思,发“无中生有,造谣的YXH有点多!”的微博证明其清白。

  从头至尾,赵露思没有正面回应。甚至,在“反派”于正的衬托下,她被营造出“受害者”的既视感,获得一波同情票。

  没过多久,赵露思开始走起黑红路线,竟亲自下场,连续掀起饭圈的血雨腥风,被网友将其真性情与低情商画上了等号。

  从手滑点赞“拉踩”宋茜、吴宣仪等前辈同辈,到在微博“表白”肖战、工作室辟谣,还不时发通稿“碰瓷”刘亦菲、赵丽颖。

  实际上,赵露思一直按照流量小花的路线在走,既复制赵丽颖的甜妹戏路,又收割迪丽热巴合作过的男演员。

  还发长文,称赵露思是这个市场无论从表演还是外形都数一数二的佼佼者,绝对有机会走上巅峰,小姑娘本身有点缺心眼儿,但绝对不是功利者。

  赵露思,成了这场大型黑红“营销”的一枚“符号”。4天十几个热搜,涨了热度,却丢了口碑。

  二来通过赵露思原本的网红标签挖掘艺能感,在年轻人爱玩的短视频和生活方式等平台为她强化符合用户审美的“搞笑女”与“邻家女孩”人设,攻占下沉市场。

  双管齐下,赵露思确实成为95花佼佼者了,这套流量密码的底层逻辑很清晰——甜妹是为契合大众多元化审美,提供的另一种代餐。

  而搞笑女,则击中泛娱乐时代大众的精神需求。赵露思正是将情绪价值变现的载体。

  走黑红营销的捷径,结果适得其反,赵露思路人盘崩坏、在饭圈也风评不佳,还为演员道路增添阻力。

  《陈芊芊》播出期间,她说自己演了太多可爱角色,会担心观众审美疲劳。希望在相似角色的外壳下,能演出不一样的感觉。流露出一丝进取心。

  几个月后,《我,喜欢你》宣传期采访时,她开始松口,称不担心被贴标签,认为这是一种认可。

  并觉得某一种角色不会突然消失,如果能一直演这类角色被认可的话,也是一件挺不错的事,演甜宠剧同样需要演技。

  不到半年,赵露思在短片《当我被关注》直接改口,觉得人可以待在舒适区,待在舒适区是一种自信的方式。

  甚至搬出“每个演员都有自己的使命”的说辞,现阶段只能演能力范围内的角色,且目前的年龄也很适合拍甜宠剧。

  在舒适区流连忘返,从某种意义上,是出于赵露思有太明晰的自我认知,清楚长板所在并最大化发挥,却忽略了短板的潜在风险。

  从另一个角度看,这也是她为迎合影视行业市场规则做出的选择。取舍间,有得有失。

  但作为演员,赵露思没有规划、没有目标,缺乏追求表演的驱动力,不利于年轻演员的成长,抗风险能力较弱,尤其现在演员市场竞争加剧。

  参演只有两场戏的主旋律电影《1921》,主演现实主义剧《胡同》《后浪》。除了题材突破,后两部剧的角色还是跟她此前的略有趋同。

  通过看剧模仿演员表演来提升演技,但她爱看的又是韩剧,而且人生阅历限制了对角色理解的深度,所以形成了瞪眼、嘟嘴、五官乱飞的“韩式演技”。

  演《陈芊芊》时,赵露思坦言参照了韩剧的演法,可剧作的“女尊”高概念加上角色讨喜人设,掩盖了这种临摹式演技的不足。

  而《一不小心捡到爱》《国子监》等后续作品,一脉相承的韩式演技,在剧作不过硬的品质下被放大,就成了吐槽重灾区。

  此外,网红属性又让赵露思的表演自带短视频的浮夸画风。“沙雕”的表演风格刚开始有能吸睛的新鲜感,看久了便会乏味。

  眼下,她的待播剧还有《胡同》《后浪》两部,前者芒果TV主控、经纪公司银河酷娱参与出品,后者出品方有优酷,依旧是资本的力量在背后为她指路。

  就像《且试天下》反响不及预期,网友替赵露思操心能否继续拿到腾讯S+级大剧实现事业二次进阶。

  网传哇唧唧哇手握的大IP小甜剧《偷偷藏不住》女主是赵露思,如果成真,果然又停留在了舒适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