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568849创富淘码高手 >
栏目导航
热门新闻

左宗棠发迹史(54)

发布日期:2022-09-11 20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伯克·胡里等匪部,见官军从天而降,不敢与之交锋,竟慌忙率残部从后城门逃遁,旋进入俄国境内。越四日,刘锦棠率军抵达叶尔羌。守敌闻官军将至,竟然弃城先逃。

  光绪三年(公元1877年)十一月二十九日,原本冰天雪地的喀什噶尔,在这一天,忽然出现了百年不遇的返暖现象。一时间阳光出奇地发热,大地也开始冰消雪化,仿佛春天已经来到。

  刘锦棠紧紧抓住这天赐良机,号令全军快速集结,并于该日午后离开喀什噶尔,飞速驰往和阗。和阗守敌正在筹备新年的事情,官军突至,真正叫猝不及防,除了在城头竖起白旗请降,再无第二条路可走。至此,除伊犁尚在俄军手里外,新疆南北二路全部收复。

  捷报递到肃州的时候,已经是光绪四年(公元1878年)正月初七。左宗棠读了捷报,满心欢喜。朝廷很快又给左宗棠下旨,命左宗棠对武力收复伊犁做出具体军事部署,同时任命刘锦棠帮办新疆军务。圣旨又命左宗棠转饬关外刘锦棠、金顺二军,密切关注驻伊犁俄军动静,以防不测。

  光绪六年(公元1880年)的四月中旬,六十八岁的左宗棠再次病倒,除旧病复发外,又添了咯血一症,他现在每日都在靠人参支撑着精神。他已将自己的寿材做好,而且已经漆过了三遍。鉴于长子孝威的前车之鉴,他尽管几次发病,但在给儿子及张氏的信中,却不敢说一词。他怕儿子们得知他病重的消息后,一起跑来看视他。

  孝威因为来兰州一趟而过早夭逝,成了他终身的憾事。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,不能再让其他儿子重蹈覆辙了。他尽管每晚都能梦见自己的儿子,可他不敢过深思念他们。老友已大半作古,也该轮到他了。但因伊犁的事一直不见结果,他就此死去,却又委实放心不下。他已抱定一个信念,就算硬撑,他也要撑到伊犁从俄国人的手里要回来的那一天。

  随着病情突然加重,左宗棠在心里叫苦不迭,自以为大限已到,遂不等圣旨到达,便传命亲兵营集合,于午后率亲兵营马、步各队出关,向哈密进发。任一班幕僚千般劝、百般拦,他却一句也听不进去,极其执拗。

  离开肃州前两刻钟,左宗棠给朝廷拜发了《督师出屯哈密》折。此时的左宗棠,体衰多病,已无法骑马,只能抱杖乘轿,或横卧车中,但仍决定到哈密就近督军,为继续进行的谈判增加砝码;如果改约不成,他就在新疆亲自指挥武力收复伊犁的这场战争。

  考虑到自己年迈多病,此次出关很可能就是走向不归之路,同时也为了表示武力收复伊犁的决心,左宗棠特命八名亲兵抬上自己的棺榇随营出关,真正表现了一代名臣视死如归的冲天豪气。

  左宗棠对随行的幕僚道:“没有强大的军力作保证,我国是断难从谈判桌上要回伊犁!老夫决定出关督军,就是想让俄国人知道,不管通过什么方式,他们都必须交还伊犁。如其不然,我就打他个狗日的!”

  左宗棠的车驾驶出城门,却见官道的两边,站着无数的百姓,人流足足排出一里路程,竟达上万名之多。

  当先有二百余名乡绅,穿着整齐,牵羊担酒,举步来到车驾前,一齐跪倒说道:“老相国不顾风寒,抱病出关督军,实伊犁之幸、新疆之幸、国家之幸!治民等受众乡亲之托,特备薄酒一碗,为老相国暖身送行,请老相国笑纳一口。”众人话毕,对着车驾便磕起头来。

  左宗棠无法前行,只好让人搀扶下车。他放眼官道,喘息了许久,眼里忽然流出了热泪。他掏出布巾擦了把眼泪,嘶哑着嗓子缓缓说道:“各位的心意老夫领了,都起来吧。不是老夫拿大,老夫已经弯不下腰扶各位了。”风里的左宗棠说这话时,白发飘舞,胡须上满挂着点点滴滴的泪珠。众乡绅愈发不忍,不但无人肯起,反倒都放声大哭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