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金财神78814网站 >
栏目导航
热门新闻

一個不放過!他們降伏“黑老大” 智破“保護傘” 巧解“套路貸”

发布日期:2022-01-13 22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黑惡勢力猶如毒瘤,危害著社會的健康。司法部門就是手術刀,利落地剜去這顆毒瘤,而檢察機關更像是精準切開病灶的利刃。

  2001年至2019年,高福新以實際控制的房地産公司為依託,圍繞舊城改造、土地開發等項目,拉攏、腐蝕國家及農村基層組織人員,為非作惡,欺壓百姓,逐步形成以他為首的惡勢力犯罪集團。

  這夥惡勢力強拆房屋,威脅恐嚇、隨意毆打他人,實施侵犯公民人身、財産權利、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的違法犯罪行為8起,致使8名被害人輕傷、4名被害人輕微傷,多名被害人財産損失;採取虛構事實、隱瞞真相的手段騙取或意圖騙取國有財産4.8億余元;利用收買、勾結的國家工作人員和農村基層組織人員,侵吞、騙取國有財産4.6億余元。

  高福新一度被稱為“密雲首富”,提起他的名字,至今讓密雲人恨得牙癢癢。可是——

  “剛接手案件時,我們發現,這個團夥成員已經形成了牢固的‘攻守同盟’。”辦案檢察官劉佳豐介紹,以高福新為首的大部分惡勢力犯罪集團成員都拒不認罪。“我們制定了分化瓦解、教育轉化的工作策略。”

  首先是逐個擊破,營造認罪“環境”。比如,先期到案的犯罪嫌疑人主要涉及窩藏、包庇等犯罪,社會危害性較輕。對於此類人員,開展認罪認罰工作的難度低,成功率高,他們認罪後對其他拒不認罪的同案犯能夠起到示範作用。

  然後是內部分化,瓦解“攻守同盟”。劉佳豐回憶,在第一批案犯認罪認罰後,公訴人向法院提起公訴,庭審中僅有一名被告人拒不認罪,而和他同庭受審的昔日“夥伴”均表示自願認罪認罰,並對其做了有力指證。這種鮮明對比,讓“死硬派”內心産生了恐懼和動搖。

  最終,在庭前會議間歇,專案組加大與高福新及其辯護人談話力度,進一步擺事實、講道理,引導高福新認清當前形勢。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在高福新與律師交流後,公訴人最後一次問他:“你是否自願認罪認罰?”一陣短暫的沉默過後,高福新回答:“我沒意見,我認罪認罰!”

  最終,全案包括高福新在內的20名被告人全部認罪認罰。法院也對這些人做出了應有的判決,其中,高福新被判處無期徒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。

  從2009年到2019年,焦德全、焦海鵬兄弟把持、影響了延慶區多個基層自治組織,通過強迫交易、串通投標、尋釁滋事等非法手段,強攬當地新農村改造工程和國家重點工程基建項目,暴力排擠競爭對手、欺壓當地百姓,並通過拉攏腐蝕國家工作人員,屢屢逃避法律制裁。

  焦氏黑社會組織的發展壯大還始終伴隨著“保護傘”的影子:“官傘”趙琳鋒給工程,“警傘”趙琳飛給庇護,這個“鐵三角”組合,使得焦氏組織愈發倡狂。

  由於發案時間久遠、群眾不敢報案、“保護傘”跑風漏氣等原因,該案取證工作困難重重;加上疫情的影響,檢察官們剛剛進駐辦案點時,雖然公安機關已經全力工作,但整個專案也就只有70余冊卷宗材料。而全案30余名犯罪嫌疑人、50余名辯護律師,從不同層面提出辯護觀點,更有多份無罪辯護意見。

  “大家白天分頭閱卷、梳理證據,每天晚上召開檢察官聯席會,彙報各項工作情況,會後繼續閱卷,撰寫分析報告。”孫泉説,在這種夜以繼日的工作狀態下,專案組僅用4天時間就梳理形成32萬餘字的偵查閱卷報告,在介入第10天,即形成了詳細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分析論證報告,移送審查起訴的第39天,即高質高效完成了127萬餘字的審查分析報告,製作犯罪組織架構圖、把控農村基層政權圖、犯罪行為及證據交叉比對列表等圖表近百張,為專案的後續工作奠定了堅實基礎。

  四個多月的審查起訴階段,卷宗材料從開始介入時的70余冊增加到了結案時的888冊,全案共成功提起公訴39人,追加認定黑社會組織成員4人,追加認定犯罪事實20余起、移送各類犯罪線索40余條並成功落地追訴9人。

  另一名檢察官姜雨奇則主要負責“破傘”。在巨大的利益黑洞面前,突破口只有一個——“黑老大”焦德全。

  “受疫情影響,為了節省預約、核酸檢測的時間,專案組選擇常駐,白天提訊,晚上則住在由辦公室改成的集體宿舍裏,睡上下鋪、行軍床。”當時是三伏天,檢察官們忍受著潮熱暑氣和蚊蟲叮咬,始終以理性平和的態度,耐心細緻地對焦德全釋法説理。檢察官們這種忘我的工作狀態和精神,最終感化了焦德全,他主動交代了自己與“保護傘”的犯罪事實,並提供了多件涉職務犯罪線索。

  在大量事實和證據面前,“保護傘”終於主動認罪認罰,“警傘”趙琳飛更是當庭懺悔,感謝檢察官對案件的公正審查,含淚向延慶百姓致歉。

  2013年9月至2018年9月,以林國彬為首的50多名犯罪嫌疑人,逐漸形成層級明確、人數眾多的黑社會性質組織。該組織通過公證員的幫助,以辦理房屋抵押貸款為名,誘騙被害人在公證處辦理賦予強制執行效力的借款合同、售房委託、抵押解押委託公證,惡意製造違約事項,利用公證書將被害人房産擅自過戶至該組織控制之下。隨後,林國彬犯罪組織採用暴力威脅或“軟暴力”手段非法侵佔被害人房産,通過向第三人出售或採用虛假訴訟等方式,將騙取的房屋處置變現,並將所得用於犯罪組織發展、成員分紅和提成。

  經檢方統計,受害人大多為老年人,該團夥共騙取68名被害人70余套房屋,給被害人造成經濟損失1.78億余元。

  “回家,我要回家。”被害人李某某老兩口被6名壯漢連拖帶拽扔出了家門。自此,老兩口過上了在快餐店、救助站流浪的生活。

  “我今年78了,我沒有家了。”被害人趙某某,兩套房子都被陌生人過了戶,她帶著身有殘疾的女兒住哪,沒有人能告訴她們……

  看著卷宗裏被害人的遭遇,朝陽檢察院王巍檢察官決心要用法律還被害人以公道。市檢三分院檢察官龐一然,也是該案的承辦檢察官之一。他認為,該案的難點在於“撕破偽裝”。

  “本案涉案人員眾多,既有辦理抵押貸款公司的人員,也有專門負責清房的團夥,更有警察、律師、公證員參與其中。涉案公司有股東、部門經理、業務人員,以提供借貸撮合和貸款管理等金融服務為包裝,貌似一家組織架構分明、運作規範的正規公司,讓人一時難與黑社會聯繫起來。”龐一然説,尤其是本案精心設計的一整套房屋抵押貸款流程,受害人親筆簽署的借款抵押協議、委託協議一應俱全,並且辦理了公證,受害人打民事官司也可能會被判敗訴。

  本案刑民交織,合法外衣下的貸款業務模式究竟是違法的套路貸,還是風險自擔的民事糾紛?面對一道道難題,專案組分析了幾百兆的電子數據,審查了1400多冊的卷宗材料,並對全案70余套房産逐一梳理了兩遍,摸清了本案中套路貸的六大步驟,證明了本案的套路貸本質。

  林國彬最終被判處無期徒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,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産,其餘51名被告人也被判處相應刑罰。

  市檢三分院檢察長王偉介紹,為期三年的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中,市檢三分院先後辦理了多起專案,涉及系列案件70件194人,並協助市檢察院督導基層院辦理涉惡案件90件360人。今後,檢察機關要進一步提升辦案品質,“是黑惡一個不放過,不是黑惡一個不湊數”,對每一起案件,嚴把事實關、證據關、程式關和法律適用關,確保把每一起案件都辦成鐵案。同時,要落實認罪認罰從寬制度,加強教育轉化,消除社會戾氣,促進社會和諧。

  王偉還提出,要進一步深化改進創新,在市檢察院領導下統一調配辦案力量,跨級、跨院、跨部門組成聯合專案組,形成上下聯動,相互補充的辦案合力。要切實加強黨建引領,充分發揮“戰鬥堡壘”作用。同時,注重融入社會治理,圍繞辦案中發現的土地拆遷、項目建設、農村基層組織建設等方面存在的問題,分析成因,提出對策,制發檢察建議。在常態化掃黑除惡鬥爭中,要繼續實行一案一總結,一案一分析,確保掃黑除惡鬥爭取得新的成效。

  是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中國網旗下地産頻道,是國內官方、權威、專業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