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摇钱树51147香港马 >
栏目导航
热门新闻

林成功|蝈鸣风彩山

发布日期:2022-08-20 05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晨起散步,感受果都的自然清新。当朝阳升起,露水隐去,热浪袭来,忽听得风彩山上传来一阵悦耳的蝈蝈声,这还是今年第一次听到!久违的蝈蝈声,既让我心生好奇,又有些许的激动,不免有了造访蝈蝈的想法。于是我脚踏乱石、拨开荆棘、穿越树丛,朝着蝈蝈鸣叫处奔去。一个小小的生灵,竟驱使我头顶烈日攀山越岭,心迫切亟不可待。

  在一片当地人叫作桲椤的灌木丛中,我轻挪脚步,屏住呼吸,小心翼翼的围着声响处寻觅。我非常明白,这小动物看似呆滞、笨拙,实则机灵、敏捷,稍有风吹草动,便立即停止“演出”,“歌声”戛然而止,瞬间挺直两根长须,支起后腿,紧张地观察四周,时刻准备逃生。当危险来临,它立马奋身一跃,逃得无影无踪。

  看见了!看见了!那不是蝈蝈吗?它在一棵桲椤上。只见蝈蝈浑身通绿,犹似穿着一套绿色铠甲。站在桲椤枝上的它与植物一色,不仔细辨认很难发现。看那蝈蝈,四肢牢牢攥住枝条,扇动着翅膀,旁若无人地尽情欢唱。一曲唱罢,稍作调整,复又开唱,在偌大的灌木林这绿色的舞台上,它是这场独唱音乐会的唯一歌唱家,而我,则成了蝈蝈唯一的忠实观众,只是,我这观众冒着炎热在灌木中欣赏演出,环境和条件着实不佳。我不想打扰它,不能坏了蝈蝈的兴致,更没有像童年那样捉蝈蝈的念想。

  青山青草青树藤,绿身绿衣绿中鸣,热阳热风热歌喉,声高声低声天成。儿时的家乡山清水秀。夏日里雨水充沛,阳光充盈,漫山遍野林木覆盖,郁郁葱葱,植被很好。在众多的植物里,以桲椤最多,这也是蝈蝈最适应的场所,或许是它喜欢桲椤的造型和气味。正因为有了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,催生和吸引了众多的蝈蝈蜂拥而至,在这里安营扎寨。每当盛夏晴朗天气,蝈蝈们争先恐后地鸣唱,使得山间的蝈声此起彼伏。

  困难的岁月,农村里缺乏娱乐活动,我们这些孩童们想尽办法自娱自乐,而夏日里捉蝈蝈玩便是主要的娱乐之一。我们当然清楚要捉住这种被家乡人称之为(GUAIZI)的小动物并不容易,于是找来废旧蚊帐制成网,发现蝈蝈后轻轻把网放在它的前方,当蝈蝈感觉到危险跃起后,便掉进了“陷阱”里,然后放进早已准备好的笼子。

  在家里,把蝈蝈笼子挂在屋檐下,这里有阳光也能挡风雨遮露水。蝈蝈的翅膀,既用于飞行,更是鸣叫的“扬声器”。它怕雨怕潮怕露水,越是干燥,发声越是清脆;太阳照射的越是强烈,声音越是响亮。而蝈蝈的吃食也并不复杂,方瓜花、葱叶、黄瓜等都是它中意的食物,并且从吃食中即可补充所需水分。吃饱喝足的蝈蝈,在艳阳下铆足了劲的表演,小小院落,又成为蝈蝈变换了场地的独唱舞台。它那饱含韵律、富有节奏、感染力十足的“歌声”,给平淡、拮据的生活平添了一份欣喜,也成为我日常的关注重点,而采集食材给蝈蝈喂食,更是我乐此不疲的日常活计。

  虽然常年在农村生活,但父母亲也喜欢蝈蝈,喜欢它的鸣唱。记得我第一次捉到蝈蝈后,父亲耐心的找来高粱秸,做成了小巧精致的笼子,并手把手地教我制作工艺。尽管午休时蝈蝈仍在欢歌,但二老并不嫌弃,有人谈及此事,父亲打趣说:“少了音乐伴奏没法睡觉。”这既是老人对蝈蝈的理解与包容,更是对它的偏爱和喜欢。一次父亲因病住院,为了排遣他的寂寞,缓解思想压力,我把蝈蝈带进了医院,挂在病房的窗户外,时隐时现的蝈蝈声,给父亲增添了乐趣,精神好了许多,也使病友们高兴不已。

  喜欢蝈蝈,是因了它那动听的“歌声”;喜爱蝈蝈,是因为它能给人送上愉悦,从小到大,咋就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蝈蝈情结,只要看到蝈蝈,就感觉“亲切”;只要听到它的叫声,就有了些许的兴奋。虽然喜欢,尽管现在还能捉到蝈蝈,但我不再有捉它的冲动,想欣赏它的欢唱,我便来到风彩山上,找一个荫凉、平坦处坐下,静静地惬意地看着蝈蝈表演。

  蝈蝈似乎发现了我,好像明白了我是来看它演出的善意,而且“似曾相识”,相互有缘,想与我面对面对话。蝈蝈既不收演出“门票”,也不再担惊受怕,放下心来打起精神更加卖力地演出。当云遮雾盖,湿气加重,蝈蝈抑郁陡生,演唱的曲目像《二泉映月》,如泣如诉中排遣惆怅。而当云消雾散,烈日当空,它又立即调整曲目,如同变换成了《迎宾曲》,欢天喜地地迎接我的造访……

  我在享受蝈蝈表演的乐趣中想到,蝈蝈,抑或是其它动物,是大自然对人类的馈赠,是人类的朋友,是金山银山的美丽点缀,也是青山绿水的见证者和验证者。它们有自己的习性,有自己的生活圈子,有自己的生存天地,我不能以一己之私袭扰它和改变它们的生活。爱护生物,保护动物,应是我们每个人的自觉行为,因此,还是让它们按着自己的天性和规律,不受干扰、自由自在地生息繁衍吧。

  林成功,栖霞庙后人也。生于贫寒之家,长在深山村落。因受家庭熏陶,自小喜爱文科。虽然才疏学浅,但有初心情结。供职栖霞烟草,从事文案笔墨。处世淡泊低调,追求平安生活。偶有拙作,难免青涩浅薄。实是别无所图,只为开心。烟台市散文学会会员。